韩国资深外交官眼中的中韩关系三十载:必须相识真实的中国青岛租房价格

http://www.qingdaosailing.com
2019-06-28 14:56
青岛生活在线_青岛新闻_青岛旅游信息_青岛房产资讯_青岛门户网站
1988年,“我要做一名沟通中韩的外交官!”一个动机浮上崔泳杉的脑海。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动机,...

编者按
韩国青瓦台本月初提名文在寅政府首任政策室室长张夏成出任新的驻华大使,张夏成被认为对于现政府的施政理念有很深的相识,并曾在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做交换教授,还担负中国证监会国际参谋委员达8年之久。
而这一提名的另一大配景是,据韩国媒体2月表露,为加快推进文在寅政府的“新南方政策”,外交部筹划从东北亚局中独立出中国局(暂定),专门负责对于华事务。
一系列新安排折射出文在寅政府在对于华关系权重上的新变更。现任韩国驻上海总领事的崔泳杉也于去年11月走马上任未几,近来正为纪念“三一运动”100周年而四处奔走。汹涌新闻()走近这位“知华派”外交官,力图一窥韩国资深外交官的外交气势派头,以及他眼中的中韩关系新变更。
对韩剧《请答复1988》中的女主人公德善来说,1988年的她正值青春年华,为了做好汉城(今已改称首尔)奥运会上的一名举旗头,她躲在家里一遍遍地来回练习举旗的动作,以迎接这一场韩国建国以来最大的活动。
而对现任韩国驻上海总领事的崔泳杉来说,1988年对于他也具有特殊意义。那一年,正在汉城大学(后改名为“首尔大学”)攻读中文专业的他,凭着本人的直觉敏锐地发觉,以汉城奥运会为契机,中韩之间睁开了频仍的交流。
“我要做一名沟通中韩的外交官!”一个动机浮上他的脑海。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动机,却开启了他与中国“一生的缘分”。
缘起:山海之望
作为一名和中国打交道超过三十年的韩国资深外交官,崔泳杉本人都诧异于和中国的缘分。
上世纪70年月,崔泳杉诞生在韩国西南部的全罗北道。在谁人山脉贯纵、和中国大陆隔海相望的故乡,崔泳杉的童年和当地大局部的孩子不一样。在同伴们都被送往黉舍接受现代教育的时候,崔泳杉却被母亲送进了教授汉学的学堂中接受传统教育。从《千字文》到《孟子》,从程朱理学到中国传统书法,高中之前的崔泳杉浸润在汉学中。
“当上了高中之后,我已经下定决心,大学必然要学中文专业了!”时隔三十多年,当回忆起少年时代的大志时,崔泳杉说着将双手穿插合掌,在胸前用力紧握了一下。
“当时全国教授中文的大学只有11所,而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最好的汉城大学学中文。”崔泳杉语调平和,展现出专业外交官的儒雅风度,但眼中闪烁着光芒,如同他洋装衣领上那印有韩国国旗的胸针在灯光下熠熠发光一样平常。

大韩民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崔泳杉先生。 本文图片 汹涌新闻记者 李佩
冥冥中的缘分还在继续。当崔泳杉1990年从大学毕业之后,他以中文科目排名第一的成绩顺遂地进入了韩国外交部中国处工作。彼时,中韩尚未绝交,这个隔海即能相望的国家在很多韩国人眼中还是一个陌生而古老的国度。
但崔泳杉不时相信中韩两国必将发生更多的联系,1992年两国正式绝交。总计算来,崔泳杉先后六次服务于韩国外交部中国处,并在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担负公使等职务长达十多年。期间,不论是负责中韩贸易、韩侨事务还是文化外交,崔泳杉的工作内容从未分开过“中国”。
近三十年已往了,如今的崔泳杉早已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文化也具有极大的兴趣。通常里,他习惯每天花上一个小时练练书法,最喜欢方正的“欧体”带来的空间感;也喜欢泡上一壶茶,体验中国的“养生之道“;他最喜欢的中文小说是《三国演义》,最喜欢的中文诗集是《唐诗三百首》——诗歌中那种留白山水画般的意境总能让他重复品味,激发无穷想象。当被问及最喜欢的唐诗时,他当即朗诵起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称这首诗“意境宏大又触动人心”。
谈及30年期间中国最大的变更,崔泳杉最强烈的感触是,中国人变得越发自信了。比较30年前本人第一次来中国的经历,他说今天看到一种“我们愿意做什么就可以做”的自信在中国人身上成长起来了。
“曩昔很多(中国人)没那么自信,现在很好,没有自信的国家不能做成什么。”他感叹道。
风云:源自等候的羁绊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每每谈及中韩关系,崔泳杉总是重复强调“近邻”和“合作”。
作为韩国政府内资深的“知华派”,多年以来,他始终呼吁中韩友好对于双方都有利,而两国人员的正常往来也将有利于两国人民促进彼此的友谊和打消误解。
自1992年绝交以来,两国关系不时呈波动快速发展的趋势,不只两国经贸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两国政府和民间交往也日益频仍。
直到2016年,两国因布置“萨德”系统的问题,关系急转直下,一度降至冰点。
但到2017年,韩国新一任总统文在寅应邀访华,两国领导人重新将双边关系拉回正轨。
追念起中韩双边关系中这段曲折的经历,崔泳杉至今觉得“很可惜”,但仍不愿意把它界定为中韩间的“挫折”。
“要是我们当时不是对于彼此等候那么高,也就基本不会对于彼此掉望。这让我们(韩国)越发意识到,我们和中国是不可分别的的邻邦关系。”崔泳杉说道,这个问题刚好给了韩国一个越发分明相识中韩关系现状的机会,“曩昔中韩两国人民都感觉彼此没有任何障碍,现在我们知道,好的邻国之间也会有不同的利益关切点,对于彼此应该有更现实的懂得,那就是中韩是两个不同的国家,立场也不尽相同。”
崔泳杉说,正因为中韩两国是不可分别的邻邦,今后处理中韩关系,也应该秉持越发全面、谨慎的态度。“但不论任何时候,合作和沟通都是中韩之间独一解决问题的措施,”他说,哪怕只是社会和民间的一些小小误会。
2012年在北京担负公使时,在一次介绍韩国对于中国公民的新签证政策的采访中,他就特地针对于当时中国微博上哄传“韩国某教授认为中国奥运冠军孙杨是韩国人”和此前传布的“孔子是韩国人”等言论进行了廓清,他想要让中国公众知道,普通韩国人看到这些说法也感觉荒诞无稽。
在增加中韩彼此相识方面,多年的外交工作使崔泳杉深信,两国青年的相识至关重要,这是一项可以影响未来中韩关系的工作。
“中国是对于韩国未来将孕育发生重大影响的国家,年轻人是我们国家的未来,他们必须要相识现在真实的中国。”崔泳杉认为。
为此,韩国官方专门推出了面向中韩两国青少年的“青年外交团”、“友好旅行队”等项目,而这些活动的标语赫然耀眼:“你们本人目睹现在的中国吧”。
再启程:从历史到未来
走进崔泳杉的办公室,门口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用棕色楠木精心装饰的相框。相框里有一张由大韩民国成立三年和大韩民国成立百年时拍摄的集体照合成的照片,两张照片拍摄于上海的同一地点,比较鲜明:近100年前拍摄的照片已经泛黄,颇有历史感;另一张则明亮清新了许多。赫然耀眼的是两堆人群背地的韩国国旗。

上一篇:安倍今天谈与中韩的关系,措辞有不同-国际新闻-齐鲁晚报网青岛事业单位招聘

下一篇:两岸各界人士在京举办“两岸关系与民族再起”座谈会并发表共同倡导青岛地图全图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