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教授的化工帝国:新三板转战科创板,曾因污染环境狂领罚单青岛公积金管理中心

http://www.qingdaosailing.com
2019-06-29 17:42
青岛生活在线_青岛新闻_青岛旅游信息_青岛房产资讯_青岛门户网站
有没有想过 不仅是油漆板材 你使用的油墨 胶粘剂都有可能严重伤害身体 据天下卫生组织考察 传统涂料 油墨 胶水产...

  有没有想过,不仅是油漆板材,你使用的油墨、胶粘剂都有可能严重伤害身体?

  据天下卫生组织考察,传统涂料、油墨、胶水孕育发生的挥发性有机物可经由过程呼吸道、消化道和皮肤进入人体,从而伤害到人的肝脏、肾脏及大脑神经系统。

  目前,这一问题俨然有了好的解决计划。正在冲击科创板上市的天津久日新资料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久日新材”)在招股书里写到:“UV涂料因其不含挥发性溶剂,是切合国家大气治理要求和人民安康生活需要的环保产品。”

  而这家公司的主营营业正是出产UV涂料等产品的核心质料——光激发剂。

  近日,上交所就该公司的股权结构、核心技术、公司治理等39个问题睁开了问询。

  久日新材也因其背地的开创人、股东以及出产环节的特殊性,颇受关注。

  南开校企出资开办

  1998年,南开大学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已3年的赵国锋,面临着命运的抉择:公派赴美留学,继续现在的学术研究工作;抑或是冲锋陷阵、接管经营已堕入困境的校办公司。

  赵国锋选择了后者,而这家南开大学100%控股的校办企业--南开大学生物化学科技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南开生化”),正是久日新材的最大出资方,占比41%。

  不论是最初的出资方,还是如今的董事会,久日新材全都充斥着南开大学博士、教授的身影。其主营营业方面更是承袭了出资人们的专业特性。光激发剂的研发、出产、出售,为久日新材带来了超10亿元的营收业绩。

  但按拍照关规定,高校领导、干部以及其亲属是被严格限定投资、兼职活动的。针对于此问题,上交所也有问询,久日新材方面回称,赵国锋、王立新属于普通教授、西席,不违反国家教育部的限定性规定。

  而目前,久日新材的股份经屡次让渡之后,企业性子逐渐由国有资源控股企业变成了私人控股企业,赵国锋及其夫人王立新直接及间接持有约26.8%的股份。系久日新材实际控制人。

  股权结构图(源头:招股书)

  深圳市翻新投资集团(深创投)持股6.5%,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广东盈峰投资、陈发树等明星股东,以及久日新材的“前任”上市辅导机构--太平洋证券也涌现在了股东名单中。

  实际上久日新材,在7年前,就已挂牌新三板,2015年做市让渡,太平洋证券经由过程定增取得公司股份。2016年,久日新材聘请太平洋证券为其上市辅导机构,目标直指A股。从签协议到备案公示,仅用了6天,但之后再无下文。

  2019年1月10日,久日新材结束了与太平洋证券的合作,转而聘请招商证券为其上市辅导机构,而太平洋证券仍为联席主承销商。不过,在招股书问询回复中,久日新材认为股份让渡程序公开,不存在利益运送的问题。

  除了股东关联方的争议,公司的主营营业自身的高污染、高风险的出产属性也为久日新材带来了不小的费事。

  重点污染源,榜上知名?

  正如公司在重大危险提示中所说的,久日新材所属行业为专用化学产品制造业,出产过程中孕育发生废气、废水、固体废弃物等污染物是不可避免的。

  但显而易见的是,一旦污染物处理不当,这些化学物质对水、大气、土壤等造成的危害将是无法挽回的。

  2018年8月8日,久日新材全资子公司,常州久日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久日”)被当地政府列入“强制减排重点污染源”清单,因而被要求临时停产整顿,之后屡次被限产。

  这已经不是常州久日第一次受到处罚,此前公司曾因原资料泄露,被处罚9万元;因车间废气散逸,被处罚3万元。

  实际上,近三年,久日新材及其子公司,因违反执法法规而遭到的处罚多达18起。其中因环境污染、保险出产、消防法子不到位等缘故原由导致的处罚超10起,最高处罚金额为20万元。

  2018年8月20日,位于山东省无棣县的久日新材全资子公司,山东久日化工的厂区发生爆炸起火。起火缘故原由系受台风“温比亚”影响,化学物品遇水极速发热,引燃装有化学品的塑料桶。所幸无人员伤亡,但给当地环境造成了污染和破坏,经济损掉高达230万元。

  山东久日化工厂区爆炸(图片源头:搜狐)

  上交所对久日新材的环保事故进行了重点问询。久日新材回复,上述违法行为由于及时缴纳了罚款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整改,因此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但随着国家对环保力度的一直加强,久日新材出产环节的特殊性,是否会影响到公司的久远发展,也是投资者关注的问题。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就该问题与久日新材进行了联系,但在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当然,久日新材产品的优越性以及研发才能也是其能与国外厂商同台竞技的保证。据招股阐明书显示,久日新材是全国产量最大、品种最全的光激发剂出产供应商,光激发剂营业市场占有率约30%。

  2016年-2018年,公司出口出售收入分辨为2.56亿元、3.19亿元和4.55亿元,占同期主营营业收入超四成,且向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出口出售收入连年增长。

  那么,久日新材的光激发剂产品有哪些特别的地方呢?

  内外兼“忧”

  简单来说,光激发剂是UV涂料、UV油墨、UV胶粘剂等产品的核心质料,UV系列产品是传统溶剂型涂料等的重要替代产品,险些不释放VOCs,极大改良了传统涂料危害人体、造成大气污染以及易燃易爆等缺陷。

  中国感光协会辐射固化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UV涂料产量约5.25万吨,2017年我国UV涂料产量8.90万吨,年复合增长率达11.15%,广泛应用在家具、建材、印刷、电子、金属加工等各个规模。

  在云云利好的配景之下,久日新材的总体营收、利润也较为可观。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2016年-2018年期间,公司业务收入分辨为6.39亿元、7.40亿元及10.05亿元,增幅达15.80%以及35.81%;扣非归母净利润分辨为4140.94万元、5059.23万元、1.76亿元,增幅较大。

  久日新材在问询回复中透露,公司的利润、大客户主要来自美国、欧洲、日本,如若境外国家或地区对于公司产品实施关税或贸易维护法子,公司的经业务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比拟业绩的迅猛增长,近三年来久日新材的研发用度投入以及毛利率却不时较低。

  2016年-2018年,其研发投入占业务收入比例均处于4%阁下,略低于行业平均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久日新材列举的偕行可比公司名单中,固润科技(835595.OC)在2018年,营收增长率高达249.80%,增速是久日新材的六倍。

  除此之外,久日新材还面临来自扬帆新材(300637.SZ) 和强力新材(300429.SZ)的竞争考验,前述两家公司的市值分辨为30.04亿元和52.09亿元。

  就拿久日新材的营收大头产品光激发剂来说,2018年,久日新材在该产品的毛利率为39.52%,而扬帆新材、强力新材的毛利率分辨为42.64%和45.06%,固润科技的毛利率则高达48.20%。由此看来,久日新材还有不少努力的空间。

上一篇:6月28日铁矿续刷逾5年新高 沪锌二季度跌超12%青岛栈桥 风景区

下一篇:环保督察如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生态环境部回应青岛市立医院美容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