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基金集体转型:收益持续下滑 规模“天花板”效应

http://www.qingdaosailing.com
2019-08-12 17:06
青岛生活在线_青岛新闻_青岛旅游信息_青岛房产资讯_青岛门户网站
货币基金集体转型:收益持续下滑 规模“天花板”效应...

8月9日,第一只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正式发售。此前,货币基金新产品审批已暂停了一年多。

而几天前,交银施罗德基金发布了交银天运宝货币基金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的公告,这也是年内首只触发清盘条款的货币基金。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货币基金的发展已然步入了慢车道,今年二季度,大多数货基的收益率集中在2.2%~2.6%区间内。同时,仅3%的货基实现了收益率增长。收益率普遍下行加之政策收缩,货币基金的规模缩减趋于常态化。一名公募市场人士向记者感叹,“股东现在也开始考核非货的规模和排名了,货基也会继续做,但权益才是重中之重”。

至此,货币基金迎来了银行理财分流货基市场、向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转型等一系列挑战。

收益持续下滑

8月2日,交银施罗德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交银天运宝货币基金已连续六十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已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终止条款。同时,根据基金合同约定,该基金将进行基金财产清算,该基金合同终止无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审议。

具体来看,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12月29日,在成立之初疑似为机构定制基金,由两大机构“拼单”成立。随后又引入了多个机构投资者,截至今年二季末,两家机构投资者持有该基金67.6%的份额。收益率方面,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在同类排名中,该基金近一年、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排名分别为587/646、623/647。就7日年化收益率而言,二季度以来,该基金的收益率长期在2.0%以下,万份收益在3~5毛区间徘徊。7月4日~7月15日,其收益率一度不足1%,万份收益不到3毛。

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雄向记者表示,不排除市场上有一些货币基金是机构拼单组成的,但并不是普遍现象,整体来说还是个人的零售投资者占比较多。单只基金“若只有几家机构投资者拼单,极端情况下确实会可能出现巨额赎回导致的流动性风险”。

从行业整体情况来看,由于去年下半年以来,货基收益率普遍处于下行空间,银行理财分流货基市场的趋势愈发凸显。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规模不足2亿元的货币基金共有33只,而规模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的有5只产品。

一名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预计未来货币基金清盘的现象将逐步增多,呈现常态化特征。主要在于,在流动性新规制约下,部分货币基金投资受限、规模增长困难、合规风险较高,为基金公司贡献收益难以覆盖其运营成本。

实际上,2018年中以来,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充裕,资金成本较低,货币基金收益率整体下滑严重。此前最辉煌的阶段,表现较好的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普遍在4%以上、甚至超过5%,但2018年下半年,货基7日年化收益纷纷破三。今年以来,多数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在2.5%左右。其中,二季度,货基区间收益率整体下移,大多数货基的收益率集中在2.2%~2.6%区间内。同时,仅3%的货基实现了收益率增长。

与此同时,收益率普遍下行直接影响了货基规模。货币基金在经历了前几年的快速扩张后,迎来了规模持续萎缩的阶段。从全市场的情况来看,2013年之后,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宝宝类基金的兴起,带动了全市场货币基金的规模快速增长。2014年5月,货币基金资产总值在开放式基金中的占比超过 50%。高峰时期,即2017年10月至2019年5月末,这一比例连续20个月超过60%。直至今年二季末,货币基金规模占比下降至 58%。同时,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 年二 季度,货币基金规模跌破8万亿,下降至7.7 万亿元。

在金信民兴债基金经理杨杰看来,货币基金规模下降是由多种因素共同驱动的,第一,货币基金较低的收益率削弱了其对投资者的吸引力;第二,货币基金监管趋严,风险准备金要求限制了部分货币基金的规模扩张能力;第三,银行的类货币基金产品投资限制相对宽松,投资收益具备相对优势,对传统货币基金形成一定分流;第四,货币基金不再纳入基金公司管理规模的统计,基金公司通过货币基金冲规模的动力下降。

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指出,2017年以来,货币基金新规出台,规定同一管理人所管理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基金,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超过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这在一定程度上为货币基金规模设定了天花板。

规模“天花板”效应

2016年以来,针对货币基金的监管政策不断出台,同时,监管部门鼓励基金公司大力发展权益类投资,明确了行业规模排名应剔除货币基金规模。

上一篇:汇丰晋信:关于参加海通证券费率优惠

下一篇:蔻驰(Coach)T恤涉嫌分裂中国,官网疑似瘫痪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