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东:梦想男孩的故事青岛远洋大亚

http://www.qingdaosailing.com
2019-06-22 18:27
青岛生活在线_青岛新闻_青岛旅游信息_青岛房产资讯_青岛门户网站
上世纪90年月末的一个冬天,永州市山区的一所希望小学里,物资、师资匮乏,条件艰苦,三个年级挤一间教室组一个班,几十个孩子只有两间低矮破旧的教室。山外来了一群人,送来...

上世纪90年月末的一个冬天,永州市山区的一所希望小学里,物资、师资匮乏,条件艰苦,三个年级挤一间教室组一个班,几十个孩子只有两间低矮破旧的教室。山外来了一群人,送来了书本、衣物,乐坏了在场的每个孩子。一个矮个子的孩子问黉舍老师,“这些是什么人?”老师说他们是志愿者。孩子说,“那我以后也做志愿者。”

这是26岁的梦想男孩何东,年少时的故事。

他兼职赚了四年膏火、生活费

要走出大山转变命运,考上大学是最好的道路。2008年的炎天,何东走上了影戏里演绎了千百遍的途径——分开永州考上怀化一高校就读。

开学当天就受骗,一个假冒为“大四学长”的青年,提着一大堆文具来到了何东的宿舍,称其大学不时卖文具做兼职,如今临近毕业,有一批未发售文具低价找人接手。

同心专心想赢利的何东,说服两个同砚一起花钱把文具买了下来。“大四学长”走后,何东清点文具时发觉数量比谈好的少了很多,还有一些空壳文具。再打电话时,“大四学长”已经关机了。

这是三小我私家当月的伙食费,两位同砚着急要报警,何东认为,“数目太小,基本就不足以立案。”

何东给“大四学长”发了一条短信,“要是有一天我胜利了,我定会谢谢你。”随后一鼓作气,带着文具敲起了一个个宿舍的门,两位同砚见何东云云坚决和有气概气派,也介入了进来。虽然吃了很多闭门羹,偶尔的播种却成了何东保持的能源。“两块钱卖出去一支笔,能赚一块四。”

何东的兼职越做越大,大一下学期,他还兼职做起了电脑配件,最多时持续做4份兼职,同砚看到就叫他“拼命三郎”、“兼职小王子”。

何东大学四年的膏火、生活费,除了大一开学时父母给了他3000元,其余皆为他的双手赚取。

他并没有因为兼职而疏弃学业,在黉舍里他白昼上课,课后才做兼职,晚上则是看书。大二上学期,他硬是把几年的课程全都看了一遍,校园光阴里挤不出一点水分。

在他周围的同砚看来,何东就是一朵奇葩。他们每天睡懒觉逃课、谈恋爱、玩游戏,没人明白何东为何云云拼命。

这样反而显得好学的何东心心相印。“我晚上回得晚,还要看书,他们玩游戏累了睡得早,我怕打搅他们睡觉,只能去路灯下看书。”

“大学不应该是这样的。”这种想法愈发在何东心里爆炸,他向湖南大学的朋友埋怨,却被朋友反击说,“大学是有区别的,你们黉舍和重点大学没法比,学术气氛差很正常。”这句并不善意的话,触动了何东的神经,敲醒了他。

游学六所高校

在大山里长大的何东,小时候就热衷金庸的小说,最喜欢从小被欺负、历经磨难最后成为大侠的杨过,最憧憬过随性江湖、快意恩仇令狐冲般的生活。

因为朋友的一席话,何东换了一张车票,效仿昔人负笈游学,用山里装饲料的麻袋背了一堆书,坐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进入了同亲就读的同济大学游学。

何东说,“我读大学就没想循分过,别人是无处安顿的青春,我是青春随处可歇。”在大学里,他曾向一位倾慕的女孩子抒发,说了给她幸福,说能为她上刀山下火海,成果女孩子说,“你们男的就喜欢油腔滑调,你给我跳个湖尝尝。”还没等她说完,何东“嘭”的一声就跳下去了,在湖里对于着吓得惊慌掉措的女孩问,“现在相信我了吗?”

他思乡浓时,就会买张票回到高中读书的地方,就坐一坐看一看,然后重新买一张票回到本来的城市。

大学里炎天太热,他常常跑到藏书楼里看书,看累了就躺在地上睡觉,一睡一下战书。印象最深的一次,他在藏书楼里睡到子夜,醒来还以为在做梦,等发觉大门被锁了才知道被关在藏书楼了。

何东把本人好比为一个行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人。能随心随意去做喜欢的事,这是理想。吃穿住行所迫,这是现实。刚刚到上海时,同亲租住的屋子只有卫生间大,他不想添“费事”。便一小我私家背着麻袋,在天桥下和流浪者住了一个星期。

这全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白昼进黉舍熟悉情况、在周边找兼职,累了便回天桥下看书。

何东也在天桥下播种了感动,一个脸上脏兮兮、眼睛却闪亮的流浪小女孩拿了一个面包走到他面前,“大哥哥,我看你那么久没有吃货色了,肯定饿了。”

在同济大学,何东与其他学生并无不同,他让同亲找了一份课表,本人挑喜欢的课去上,还积极加入黉舍的社团活动。

一个学期结束后,并不知足的何东逃离了上海,辗转到了北京,进入北京理工大学游学,他到一家影楼找了一份兼职,做些杂活。之后又到了湖南大学游学,并在那里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

上一篇:《十分道》发布停播,主持人何东:我没什么说的青岛和大连哪个发达

下一篇:新华网评:在新时代书写中朝关系新篇章青岛科技大学经管学院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