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与革新开放40年青岛银行上市

http://www.qingdaosailing.com
2019-07-08 10:43
青岛生活在线_青岛新闻_青岛旅游信息_青岛房产资讯_青岛门户网站
已往的四十年,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始终是争论的焦点,也是政策制定的难点之一。即便有不少经济学家从旁“切脉”...

  已往的四十年,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始终是争论的焦点,也是政策制定的难点之一。即便有不少经济学家从旁“切脉”,帮助中国社会和政府“摸着石头过河”,怎奈“水深”“流急”,政策始终无法把握住确切的边界和尺度。

  这其间,为之发声的经济学家不在少数,但主张被高层采纳、意见形成政策、从而阁下中国经济走向的,却廖无几人。

  有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身在体制内,却位居“少数派”。他虽然没能中选“革新开放精彩奉献100人”名单,但绝对于称得上是中国经济学界的泰斗之一。他恐已看透名利,然并未为世人所忘,他就是吴敬琏。

  自1978年以来,每逢革新遇到阻碍,总少不了吴敬琏的身影,总能听到他有关市场化革新的建言。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在《吴敬琏传:一个中国经济学家的肖像》中评价道:“他险些参加了这之后所有重要的经济革新论战,由他的思想演收支发,完全可以勾勒出中国经济变革理念的大抵曲线。”

  用思想勾勒中国经济变革理念

  “要像解剖刀一样冷冰冰地去解剖这个社会的经济关系。”

  早在1979年,吴敬琏就开始把研究的重点逐步转向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的历史和现实的对于比研究方面。在这种研究的基础上,逐步形成了对于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和体制革新的目标模式的想法。

  1982年吴敬琏又与人合写了《关于社会主义经济的筹划经济属性和商品经济属性》和《试论社会主义筹划经济的调理办法》等文章, 鲜明地提出社会主义经济具有商品经济的属性。针对于当时涌现的经济增长过热、货币投放过多的情况,以他为首的课题组还向中央领导报送了《当前货币畅通流畅形势和对于策》的专题讲演,提出必须对于此制定总体对于策,进行综合治理。这份讲演对于1985年宏观经济调控起了重要的推动感召。

  在完成赴美耶鲁大学的考察研究之后,1984年7月,吴敬琏加入了由马洪牵头的《关于社会主义制度下我国商品经济的再探索》的意见书的写作,肯定了商品经济对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积极感召,并为其正名,得到了领导层的肯定,对于十二届三中全会确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革新目标作出了积极奉献。

  “应该采纳问题导向的措施进行革新计划设计。当前不论在经济规模还是在社会政治规模都存在一些反映强烈的突出摩擦,‘对于症治疗’只能取得短期疗效;必须找出孕育发生问题的体制性缘故原由,经由过程有针对于性的革新铲除问题的制度基础,从剖析现实摩擦入手,确定革新的重点和进行重点革新的计划设计,最后汇成总体计划。”

  1985年吴敬琏提出了企业、竞争性市场体系和宏观调理体系“三环节配套革新”的主张。这套政策内容包括:企业从筹划的消极执行者改变为自立的市场主体;形成能够灵敏地反响资本稀缺水平的相对于价格体系的商品市场和要素市场;转变行政当局经由过程下达指令性筹划直接在地区之间、部门之间和企业之间配置资本的体系,而以市场机制作为社会资本的根本配置者,政府只是运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收入调配政策进行需求总量的调理,以坚持宏观经济的波动。

  1988年,对在高通货膨胀情况下实行物价闯关的决策,他提出《控制需求,疏导货币,革新价格》的研究讲演,指出,在需求膨胀和待实现购买力大量积累的情况下,对于价格作较大的调剂和放开局部商品的价格,“是一种胜利的可能性很小的选择”“有可能激发严重的通货膨胀”。

  “中国经济体制革新面临两大难题。一是传统的经济发展办法难以突破;二是腐败的伸张,侵入党和政府的肌体,影响党性和政府公信力。”

  同样是在1988年,吴敬琏还运用现代政治经济学中的“寻租”理论对于转轨过程中的腐败征象进行剖析,揭示了“官倒”等腐败征象的本质,也为反腐倡廉指出了正确道路。

  他更进一步指出,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是转型时期一个尖锐的社会问题。它的核心就是如何在大变革中力求坚持社会公正。由此,政府在经济转型中的感召就显得格外重要。因此必须加快政治革新,提升政治文明,建立民主政治,建设法治国家。

  他强调,“国有经济革新、金融革新、财政革新、建设法治基础上的现代市场体系,应该放在首位。法治基础上的现代市场体系,包括非禁即入,对于等维护产权,对于等竞争,良好的立法和司法体系。”

上一篇:吴敬琏:革新开放40年取得十分大的成绩 任务仍艰巨青岛分几个区几个县

下一篇:吴敬琏:竞争中性早就提出,但长期停顿口号上青岛栈桥坍塌

相关报道